收藏本页 | 设为主页 | 网站首页  

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
主营:模温机,吹瓶机,制袋机,植保无人机

网站公告
欢迎光临上海雷煜自动化科技有限公司
详情咨询客服QQ:553987032
有事儿您Q我!
?
公司资讯
站内搜索
 
特码资料第一二三份
张维为谈“中国震撼” 曾做过英文翻译
发布时间:2019-10-30    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    

  张维为曾经是的翻译。2008年,他写过一本《中国触动全球》,是张维为走完一百多个国家的一些感触。那本书写完之后,他总觉得还有些想法没有表达出来,所以又用两年时间写了《中国震撼》。这本书一经上市,立刻成为热销书,继而人人抢读。

  张维为,复旦大学外文系毕业,日内瓦大学国际关系硕士、博士,曾为英国牛津大学访问学者。现为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系学院教授、日内瓦亚洲研究中心资深研究员、春秋综合研究院客座研究员、复旦大学兼职教授。

  著有《时代的意识形态与经济改革》(英文)、《改造中国:经济改革及其政治影响》(英文)、《重塑两岸关系的思考》、《中国触动全球》等著作。发表过许多关于中国经济与政治体制改革、中国发展模式、比较政治、外交政策以及两岸关系的文章。上世纪80年代中期曾担任及其他中国领导人的英文翻译。走访过一百多个国家。

  张维为:我给做了三年时间的翻译。我是1985年开始做的翻译的,当时所有人都在谈改革开放,对中国发展走什么样的道路非常关心。担任的翻译,使我能够真切了解到当时中国最高领导人的思路与想法。不过,这种了解最初还只是停留在字面上,后来随着阅历的增加、思考的深入,有些东西日渐清晰,想法慢慢成形。

  张维为:给我最深刻的印象就是他的远大战略眼光。我给他做翻译的时候,他已经80多岁了,但他谈的东西,都是今后几十年内中国应该怎么发展,第一步、第二步、第三步,都是他自己有生之年看不到的东西,但他谈这些未来的目标,总显得那么自信、那么执著,给人感觉好像他才三四十岁,生命未有穷期,这是我最敬佩的地方。今天世界上找不出眼光如此长远的政治家。西方的政客一般谈问题都是“一百天内,要怎样怎样”,是“一百年内,要怎样怎样”。中国现在还是按照他当时定下的目标在走。孔子说,人无远虑,必有近忧。我们把长远的方向和战略定好了,近期的问题就会比较好解决。

  张维为:在做大决定的时候,总是把事情推到最坏的地步,然后看能不能应对,能够应对,他就做出决定了。这一点其实也适用于今天。美国高调地声称要“重返亚洲”,但它今天有能力再承担一场战争吗?如果它连小小的阿富汗和伊拉克都摆不平的话。所以战略上我们可以藐视对手,但战术上要重视。

  新报:您这些年生活在西方,在您看来,这些年来西方对中国看法的改变主要体现在什么地方?

  张维为:十年前还只是少数人在谈“中国崛起”,但有一天他们突然发现,他们离不开中国,生意上打交道的人、竞争对手,全是中国人。其实不管中国还存在多少问题,把中国过去30年所取得的成绩除以2,都比采用西方模式的非西方国家要出色。坦率地说,不是我们的模式好到天上去了,而是西方模式在非西方国家的表现太差,所以我们的模式胜出。发展中国家最大的问题是消除贫困,而过去20年,世界上70%的贫困是在中国消除的。

  新报:今年“两会”期间,总理有关推进政治体制改革的讲话,引起了国内外高度关注。您对反腐问题怎么看?

  张维为:美国学者亨廷顿在其名著《转变中社会的政治秩序》中提出过一个观点:“不论是在哪一种文化中,腐化都是在现代化进行得最激烈的阶段最为严重”。为什么一个国家现代化上升时期也容易是腐败上升的时期?其主要原因就是社会财富迅速增加的同时,国家的法治水平和监管水平一时还跟不上,这种情况可以说是大国崛起的阵痛,过去英国、法国、美国、日本都经历过这样的阶段。

  张维为:我就想到要解决人均GDP这个概念。它误导得很厉害,特别对于我们这样大型的国家,超大型的国家。这就像天气预报,你如果说新加坡今天是35度,谁都相信,因为新加坡很小,它的面积是北京的二十五分之一、上海的十分之一;但如果说中国今天的天气是35度,就会找不到感觉了。我还想到另外一个比方,也是为了说明一个问题。比如说大家现在都说房价很贵,但是房价怎么贵,中国的平均房价就是4000多块钱,也不能说明问题。GDP就是一个困境,和天气预报以及房价的困境是一模一样的。

  张维为:我们有4亿人在学英文,麦当劳到很多国家被抗议,到我们国家没有任何问题。我们的出版物每年15%至20%都是翻译作品,我们不停地学别人的东西,但没有放弃自我。我们的基因太强了,传统一旦形成,不是想改就可以改的。如果传统确实有问题,我们要做的是趋利避害。

  张维为:西方国家买房子都要贷款,大家都是房奴。从这个角度看就不得了啊,在发达国家绝大部分人一辈子最大财富就是一套产权房。中国城镇住房自有率是89%,瑞士是36%。现在中国买房是要靠父母资助的。我们不要把这个作为一个坏事情,要作为一个正常事情。中国文化不是以个人为起点,而是以家庭为起点,不要用西方概念来套,父母出钱,孩子还会以某种渠道回馈父母。

  新报:在《中国震撼》中您谈到了中国精英的问题,您觉得中国的精英缺少什么?

  张维为:我读过一篇采访傅作义将军的文章,谈他当时和平解放北京的过程。他说,1936年的时候,长征到陕北,当时中央红军剩下不到8000人,可1949年却建立了新中国。我讲这个例子,我们现在的环境可比时期不知道强多少,但是中国的精英对中国发展越来越不自信。我写这书,想实事求是,既带观察又带分析,想增强中国人的自信心,把自信留在中国,不自信送给美国。

  张维为:中国是一个超大型国家,大约等于几十个中等欧洲国家的规模,所以,谈论中国要有板块概念。今天中国的发达板块,在很多方面可以“叫板”发达国家,比如上海跟纽约比,硬件上全面超过纽约,机场、港口、地铁、高速公路、高速铁路都比纽约好,在“软件”方面进步也很大,人均寿命、婴儿死亡率、社会治安等等指标也都比纽约好,这一切都是了不起的进步。

  张维为:负面现象是存在的,比如贫富差距、贪腐问题。美国现代化150年了,还有4000万人的医保没有解决。如果我们把目光放得长远一点,再给中国十年二十年,中国肯定能做得更好。对于中国这样一个强政府而言,一旦认识到问题,可以很有效率地解决。

  我国实施高温补贴政策已有年头了,但是多地标准已数年未涨,高温津贴落实遭遇尴尬。东莞外来工群像:每天坐9小时 经常...66833

?